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新闻

汽车

扬州新闻网打造扬州本地一流新闻资讯平台!
旗下栏目: 新车 导购 行情 养护

网络成了私家侦探的非法“淘金

来源:未知 作者:佚名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6-04
摘要:没有任何技术特长的“私家侦探”孔俊,为什么仅凭车牌号、手机号码或者照片就能轻而易举地在茫茫人海中迅速找到客户要找的人呢?“他不是一个人,网络上有很多人帮他,只要他出钱。”办案检察官如是解答记者的疑惑,“借助网络,孔俊走进了私家侦探这一行当,

没有任何技术特长的“私家侦探”孔俊,为什么仅凭车牌号、手机号码或者照片就能轻而易举地在茫茫人海中迅速找到客户要找的人呢?“他不是一个人,网络上有很多人帮他,只要他出钱。”办案检察官如是解答记者的疑惑,“借助网络,孔俊走进了私家侦探这一行当,并学会各种犯罪手段,找到他需要的各类公民个人信息。”


  “通过专业性调查,协助执法部门打掉特大制假售假集团;通过人性化调查,挽救了濒临破裂的家庭,惩罚了当代‘陈世美’……”在某商务咨询公司的网站上,这种“惩恶扬善”的经典案例比比皆是。然而,正是这家貌似有着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公司,其老板孔俊却在短短的10个月时间内,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7万余条,并从中非法牟利近7万元。


  2013年2月28日,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检察院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对孔俊依法提起公诉。4月9日,法院一审判决孔俊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3万元,没收全部违法所得。


  通过网络,他找到了自己理想的“事业”


  孔俊到沿海地区打过工、在机关里开过车、做过生意,但这些都不是他心目中的“大事业”,大多半途而废。无意中,网上一段以“007”电影片断开头的私家侦探宣传片吸引了他。“80后都喜欢‘007’,都梦想成为‘007’,我就要做中国的‘007’。”孔俊这样向记者解释自己选择做私家侦探的缘由。


  自认为找到了理想“事业”的孔俊,马不停蹄地开始忙碌起来。他按照网络上私家侦探们传授的经验,于2011年1月注册成立了一家调查公司,登记的业务范围是市场信息咨询及调研、经济信息咨询服务,还申领了工商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为公司披上了一层合法外衣。接着,他购买了两台电脑,两部微型摄像机和两个GPS仪等侦探设备。此外,为了招揽更多的生意,他还请人精心设计了公司网站,大肆虚假宣传公司的“骄人业绩”。


  一切准备就绪后,孔俊开始憧憬着自己的第一次“007”经历。“2011年2月,有人打电话找到我,出钱让我帮忙找人。我拿着对方给的照片四处寻人,结果一无所获,最后还赔偿了对方1000元违约金,都怪自己没经验呀。”谈及自己失败的第一次,孔俊仍然耿耿于怀。


  加入“中国私家侦探”QQ群,淘到人生的“第一桶金”


  但是,孔俊并没有因为第一次的失利就放弃做私家侦探的梦想。在朋友的指点下,他在网上加入了一个名为“中国私家侦探”的QQ群。“这个群里有各种各样的个人信息,包括车辆的车主信息、个人住宿记录、房产户主信息、手机话单、户籍资料等,只要肯花钱,就能买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孔俊说,更让他欣喜不已的是,他还在群里面结识了自己的“导师”绍建(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在绍建的指导下,孔俊掌握了跟踪调查的基本技能。


  有了这些信息资源后,孔俊的生意开始做得风生水起。2011年4月,一名自称李萍的女子找到孔俊,要求查清自己的丈夫是否有婚外情。孔俊先在QQ群上通过绍建购买到了李萍丈夫的旅馆住宿登记、手机话单等信息,随即对其进行跟踪、拍照,“只花了两天时间就找到李萍丈夫婚外情的证据,李萍不仅付了2000元酬金,还额外给了我1000元奖金。”轻松淘到“第一桶金”的孔俊很是得意。


  2011年4月至2012年2月,通过这种方式,孔俊先后接受4人的委托,为其调查婚外情,从中非法牟利2.4万余元。


  非法获取近10万条车辆信息,顺利进军“高端业务”


  在私家侦探这一行中,婚外情调查属于入门级功夫,技术含量低,风险小,回报率不高;而帮人查找债务人,往往因为债务人反跟踪能力强,跟踪技巧要求高,风险大,有着很高的回报率。一心梦想发大财的孔俊没有满足于婚外情调查这种小打小闹的生意,他开始接受一些公司老板的委托,帮其查找债务人,但由于跟踪技巧不熟练,生意始终没做起来。


  于是,孔俊再次找到了绍建,在其帮助下,收集了大量各类公民个人信息,获取了镇江、南京手机基站及基站经纬度信息,以及近10万条2009年前镇江市车辆信息。经查证,这些车辆信息中所含的私人车牌号和车辆所有人信息与镇江市车管所信息完全吻合的多达7.3万条。


  2011年7月,一个自称叶红的女老板联系孔俊,要求找到拖欠其钱款的刘国。孔俊先在自己掌握的车辆信息库中找到了刘国名下的两辆面包车信息,又在QQ群里买到了刘国的户籍资料,并了刘国的手机信号所在地。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孔俊对刘国进行了全天候的跟踪、拍照,确定了刘国的栖身之处后,他第一时间通知叶红带人到指定地点抓刘国。事成之后,孔俊拿到了事先约定的3万元报酬。2011年12月,孔俊以类似方法帮蒋生找到债务人,从中非法获利1.4万元。


  网络不应成为犯罪工具,要整合资源形成监管合力


  没有任何技术特长的“私家侦探”孔俊,为什么仅凭车牌号、手机号码或者照片就能轻而易举地在茫茫人海中迅速找到客户要找的人呢?“他不是一个人,网络上有很多人帮他,只要他出钱。”办案检察官如是解答记者的疑惑,“借助网络,孔俊走进了私家侦探这一行当,并学会了各种犯罪手段,找到他需要的各类公民个人信息。”


  据记者了解,公安机关侦破该案后,已强制解散了“中国私家侦探”QQ群。但是,截至发稿前,网络上含有“私家侦探”字样的QQ群仍多达150个,其中人数超过100人的有30余个,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的隐患仍然存在。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有关主管部门有责任采取措施保护网络信息安全。然而在实践中,由于主管网络信息安全的部门较多,存在着多头管理的困局。“我们只能是侦破一起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案,就解散相关涉案QQ群,对于其他的,我们有心无力。”办案民警对此感到无奈。


  “网络的发展给人们带来了很多便利,但是网络不应当成为不法分子从事犯罪活动的工具,国家在推行网络实名认证、强化对网络聊天工具监管力度的基础上,应当进一步整合资源,形成网络信息安全监管合力,织牢织密法网,以防止不法分子利用网络平台实施各种犯罪。”办案检察官呼吁。

责任编辑:佚名

频道精选